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

广告联盟大事记 01-09 19:49 711次浏览
     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!刺痛感不断地从腰部传来,一浪接着一浪,越来越严重,我用力蜷缩在被窝里,减轻不适感。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流进了衣领里,睡衣有些湿了,黏腻的感觉让我很难受。因为缺水干燥,嘴唇有些起皮,我用舌头舔了舔嘴唇,咽下一口口水,感觉越发的口渴难耐。

     我缓缓地坐了起来,伸手去够旁边桌子上的水杯,眼看就要拿到,忽然腰间的刺痛剧烈的传来,手一哆嗦,水杯掉到了地上。水带着茶叶撒了一地,洁白的地板上漂浮着一片黄色的茶渍。我躺在床上,抬头看着屋顶,白色的天花板,明晃晃的灯光,白的刺眼难受,我在想此时,我的脸色估计会比灯光更加苍白无力。

     这时,电话响了,欢快的音乐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刺耳。我拿起枕边的手机看到,是爸爸来电。我舔了舔嘴唇,按下了接听键,“喂,闺女,晚上吃饭了吗,吃的啥啊,上次你给我买的按摩椅怎么用啊,我摁了没反应啊,好好的姑娘家非要去什么日本,我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......”见我不出声,老爸似乎感到了异样,连着问“死丫头,你倒是说话啊,没出什么事吧!”

     我张了张嘴,声音沙哑的像个老太太,“爸没事,我有点感冒,嗓子不太舒服。”

     “当初你瞒着我去日本,我说什么来着,到了就有你的苦头吃,你非不信,还偏要去,要是,实在难受就请个假,不行就回来吧,钱咱不挣了......”我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,头发的鬓角全部都沾湿了,鼻涕也跟着出来了,这一刻,我下定决心,明天就去和组长提离职,我打算申请回国了。

     我叫陈朵,1994年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农村,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,我一直跟着爸爸生活长大,爸爸的脾气很差,从小到大都对我很凶,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批评和否定。童年的成长经历让我变得脆弱敏感,对自己很没自信,遇到问题和困难总是想到下意识的去逃避,而不是解决。

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


     2013年,我中专毕业后就开始打工了,杂七杂八的工作做了很多,每段时间都不长,钱也没攒下多少,这让我很懊恼。这段时间我都一直呆在大连,跟我的亲生母亲一起。大连属于沿海地区,信息比较发达,当地有很多年轻人都会选择去韩国、日本、新加坡工作。以前接受日本劳务派遣的人被称为“研修生”,现在基本就是单纯的出国打工。

     妈妈跟我说,工厂里有很多大姐的孩子都去日本打工了,收入不错,干个三年能攒下十几万块钱。在妈妈的劝说下,我决定去日本打工三年,攒些钱。很快,我就联系上了去日本劳务派遣的中介,缴纳了中介费和培训费共计五万元后,开始了去日本前的培训,培训主要是日语学习。

     在进行了三个月紧张的培训和学习之后,我踏上了去日本的飞机。这是我长这么大,第一次坐飞机,既紧张又新奇。宽阔明亮的机场大厅,礼貌微笑的工作人员,高挑漂亮的值机姐姐,井然有序的人群。我坐在柔软舒适的飞机座椅上,开始了自己的构想,在日本的三年要多攒点钱,回家之后把东北老家里的老房子翻修成新的;爸爸身体不好,给他上一个重症疾病的保险;妈妈一个人在外地很辛苦要多买几身漂亮衣服给她;等在日本赚到钱后,在大连开个属于自己的奶茶店,按自己喜欢的风格来装修……

     我们工作的工厂在日本关东地区的太田市群马县,周围都是郊区和农村。我想象中的日本生活有很大的差距,我以为起码是在城市,就像日剧里演的一样,街道窄窄的,有居酒屋,落差有些大,没有高楼大厦,也没有繁华都市,周围全是低矮的农村小房子,井然有序的错落在村间,购买生活用品只能去村口的超市里。

     日本这边的中介带我们租好了房子,日本人爱干净,房子虽小但是五脏俱全,我们四个女孩一起住,虽然拥挤,但是很温馨,我忐忑的心稍微放了下来。

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


     安顿好下来,我就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入厂培训和组合的学习,主要是讲一些日本的法律法规、文化、生活常识、安全注意事项和一些工厂的基本常识。

     第二个月,我正式进厂工作。我的工作主要是给尼桑雨刷器进行包装,装袋之后进行装箱,工作简单单调,重复性强,工作时都是在站着,刚开始的时候,上完一天班之后,脚都是浮肿的,又累又疼,慢慢的习惯之后,才适应了。

     在日本的工厂时间是早八晚五,严格执行8小时工作制。我在日本的基本工资折合人民币只有六千多,靠基本工资根本没办法攒下钱,日本这边加班是有加班费的,超出规定工作时间之外的工时,加班费是工资的1.25倍。想要多赚钱,多攒钱,就要多加班才行。所以我每天在规定工作时间之外都会多加三四个小时班,这样才能保证每个月存上六七千块钱。

     日子就在上班加班,下班洗漱睡觉这样无聊且枯燥的生活中一天天过去了。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,我想我现在可能还在日本的工厂里继续重复不变的生活,完成我的三年的劳务派遣。

     第二年刚开始,我就被调到了另一个车间,换了新的工作内容。新工作要把自己做完的零件箱子放到架子上,一箱零件很重,里面大概要装一万个雨刷器,每天要把十几箱的零件放到架子上。刚开始有日本同事帮忙搬这些箱子,后来大家忙了起来,没有时间,我只好自己去搬。每天去搬这些很沉的箱子,让我叫苦不迭,每天回到宿舍都是腰酸背痛的,非常难受。

     从流水线上拿下黑色的雨刷器,包上透明的塑料袋包装,再放到蓝色箱子里,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就是我的工作。操作机前,是一张张冷漠和面无生气的脸,和不停歇的双手。整个工厂仿佛由蓝色,白色和黑色组成,泾渭分明。

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


     每次和爸爸还有男朋友通完电话,都会更加不开心。“你一个女孩子当初就叫你不要去国外你不听,还骗我瞒着我,说了让你妈管好你,她也没有好好管你,不知道安得什么心”,爸爸每次在挂电话前还不忘不断地咒骂妈妈。

     “你不要总是和我抱怨生活工作的不满意,我每天工作也很累的,当初你出国有没有考虑到我的感受,你有认真的对待我们的感情吗?你也年纪不小了,有考虑过我们的未来吗?先不跟你说了宝贝,我还有工作要忙,回头再聊。”男朋友本来是要和我一起出国来日本的,但是没有通过面试,就继续留在了国内工作,距离的遥远让我们的感情变得越来越脆弱。

     我在来日本第一年长上的脂肪,在第二年迅速的消耗掉了,人变得日渐消瘦,每天抬头看天空从开始的蓝色变成了灰蒙蒙的。舍友梅梅看出了我的不正常,一放假就拉着我出去逛街散心,买菜做饭,做好吃的。工厂不提供餐食,我们日常的饮食都是自己做好,带到工厂内加热。因为心情不好,我开始了暴饮暴食的状态,酷爱甜食。每天中午我都会吃一大碗米饭,有时候还有加上一碗拉面,晚上回宿舍后,面包和蛋糕当夜宵。我的食量让同工厂的日本同事非常吃惊,在崇尚清淡饮食和健康苗条的日本,我这样的食量在他们看来是非常过分的。

     人总是越怕什么就会来什么。

     2018年10月的一天,这天工作量很多,我不记得自己搬了几个箱子。在搬最后一个箱子的时候,我好像听到我的腰,发出了“咯噔”一下的声音,疼痛感快速袭来,像针扎的一样,刺痛,酥麻,凛冽。我的叫声还没响完,人就倒到了地上。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,摔倒之前,那些箱子的样子,蓝白相间的塑料箱子,它们表面触感粗糙,颗粒感强,摸起来冰冷生硬。

     负责带我的组长强哥是我的老乡,在听闻我受伤之后,迅速带我去了当地的医院治疗。公司替我缴纳了医疗保险,让我能得以顺利的就医治疗。医生诊断之后,说我的腰肌劳损严重,需要静养休息,不能干重体力活。

     我回去后生病休息了一周,思前想后,觉得现在放弃太可惜了,又开始了继续工作,强哥照顾我把我又调回原来的组,不需要搬箱子,只需要装包装袋子就可以了。

     但是我这腰疼的毛病却是烙下了病根,虽然不用继续搬箱子了,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发现自己站的时间长了,腰也会开始疼,那种刺痛的感觉又来了,越来越严重。

     2019年3月,春日的日本天气也很多变,季节更替,我腰疼的老毛病就会反反复复发作,疼的受不了的时候,就需要请假去医院,需要请假休息,这样很耽误工作,工厂那边的人不高兴,我自己也挣不到钱。又是一次腰疼发作的时候,我请了病假,回到宿舍躺着休息。

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

我在日本打工的真实经历


     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明晃晃的灯光刺痛我的眼睛。地上是茶渍,桌子上放着晚上没有吃完的剩饭,散发着难闻的味道。我的耳边响来了刚刚和爸爸的通话,“从你上班开始,就没个工作能干长的,这个工作干几个月不想干了,就不干了,就换另一个工作,杂七杂八的工作干了一堆,也没个长性,当初你来日本我就不同意,这一去三年,中间有点什么事,你想回来都困难,哎,说什么话你都不听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

     我拿出了医院给配的药膏,棕色的膏体挤了出来,吃力的用手把药膏抹到自己的腰上,冰凉的膏体稍稍舒缓了刺痛感,辛辣的气味充满鼻腔。摸完药膏后,我拿纸擦了擦手,然后用手机给我的组长发了短信:我想辞职,回国了。

     文出自:微光部落
叶先生博客
博主的经历也不简单啊

2020-01-23 13:33回复

MAY的SEO博客
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啊

2020-01-10 11:11回复

广告联盟赚钱
@MAY的SEO博客:是的呢

2020-01-10 11:22

萧瑟
原来日本也是需要大量人力劳动的,从前我以为只需要机械,工厂就持续输出。

2020-01-10 09:56回复

广告联盟赚钱
@萧瑟:以前在新闻也听说大部分都是机器人替代人力

2020-01-10 11:23